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史记·日者列传·司马季主》阅读练习及答案
        史记
        三.(6分,每小题3分)
        司马季主,楚人也,卜于长安东市。宋忠为中大夫,贾谊为博士,同日俱出洗沐,相从论议,诵易先王圣人之道术,究遍人情,相视而叹。贾谊曰:“吾闻古之圣人,不居朝廷,必在卜医之中。今吾已见三公九卿朝士大夫,皆可知矣。试之卜数中以观采。”二人即同舆而之市,游于卜肆中。天新雨,道少人,司马季主闲坐,弟子三四人侍,方辩天地之道,日月之运,阴阳吉凶之本。二大夫再拜谒。司马季主视其状貌,如类有知者 ,即礼之,使弟子延之坐。坐定,司马季主复理前语,分别天地之终始,日月星辰之纪,差次仁义之际,列吉凶之符,语数千言,莫不顺理。
        宋忠、贾谊瞿然而悟,猎缨正襟危坐,曰:“吾望先生之状,听先生之辞,小子窃观于世,未尝见也。今何居之卑,何行之污?”司马季主捧腹大笑曰:“观大夫类有道术者,今何言之陋也,何辞之野也!今夫子所贤者何也?所高者谁也?今何以卑污长者?”
        二君曰:“尊官厚禄,世之所高也,贤才处之。今所处非其地,故谓之卑。言不信,行不验,取不当,故谓之污。夫卜筮者,世俗之所贱简也。世皆言曰:‘夫卜者多言夸严以得人情,虚高人禄命以说人志,擅言祸灾以伤人心,矫言鬼神以尽人财,厚求拜谢以私于己。’此吾之所耻,故谓之卑污也。”
        司马季主曰:“公且安坐。公见夫被发童子乎?日月照之则行,不照则止,问之日月疵瑕吉凶,则不能理。由是观之,能知别贤与不肖者寡矣。贤之行也,直道以正谏,三谏不听则退;其誉人也不望其报,恶人也不顾其怨,以便国家利众为务。故官非其任不处也,禄非其功不受也;见人不正,虽贵不敬也;见人有污,虽尊不下也;得不为喜,去不为恨;非其罪也,虽累辱而不愧也。今公所谓贤者,皆可为羞矣。卑疵而前,孅趋而言;相引以势,相导以利;比周宾正,以求尊誉,以受公奉;事私利,枉主法,猎农民;以官为威,以法为机,求利逆暴:譬无异于操白刃劫人者也。初试官时,倍力为巧诈,饰虚功执空文以誷主上,用居上为右;试官不让贤陈功,见伪增实,以无为有,以少为多,以求便势尊位;食饮驱驰,以姬歌儿,不顾于亲,犯法害民,虚公家。此夫为盗不操矛弧者也,攻而不用弦刃者也,欺父母未有罪而弑君未伐者也,何以为高贤才乎?”
        (节选自《史记·日者列传第六十七》)
        注:①司马季主:楚人,占卜者。②差次:区分差别等次。际:交接、会合。③贱简:鄙视、怠慢。简,忽视、怠慢。④卑疵:惭怍貌,惶惧貌,低声下气的样子。⑤孅(xiān)趋:过分谦恭。⑥比周:与坏人勾结,结党营私。⑦誷:通“罔”,欺罔。⑧见伪增实:意谓发现虚假之处,便不择手段地添枝加叶,竭力把假的变成真的。
        8.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试之卜数中以观采   采:风采。
        B.公见夫被发童子乎 被:同“披”
        C.三谏不听则退 退:引退。
        D.事私利,枉主法 事:以……为事。
        答案:A.应讲作“观采”,均为动词,观看、采风。
        9.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项是(  )
        A. 直道以正谏 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
        B. 攻而不用弦刃者也     卑疵而前,孅趋而言
        C. 譬无异于操白刃劫人者也 卜于长安东市
        D. 公且安坐 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
        答案:A.(A两句都讲作“用”;B项分别讲作转折关系、修饰关系;C项分别讲作“与……相比”、“在”;D项分别讲作“暂且”、“尚且”)
        II卷(非单项选择题,共123分)
        四.(31分)
        10.把第I卷文言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8分)
        (1)吾望先生之状,听先生之辞,小子窃观于世,未尝见也。今何居之卑,何行之污?(4分)
        答案:我看先生的容貌,听先生的谈吐,晚辈私下观看当今之世,还未曾见到过。现在,您为什么地位如此低微,为什么职业如此污浊? (“状”、“行”各一分,句意两分)
        (2)故官非其任不处也,禄非其功不受也;见人不正,虽贵不敬也(4分)
        答案:所以,官职不是自己所能胜任的就不担任,俸禄不是自己功劳所应得到的就不接受;看到心术不正的人,虽位居显位也不恭敬他。(“任”、“处”、各一分,句意两分)
        11.请用自己的话概括文章大意,并说说写法上有什么特点。(5分)
        答案:本文的主旨是借司马季主之口讥讽尊官厚禄者,斥其谋求个人的利益,歪曲君主的法令,掠夺农民的财产;依仗官位逞威风,利用法律做工具,追逐私利,逆行横暴。(2分)写法:贤者与不肖者,相互映衬,一褒一贬,爱憎分明。(1分)文章侧重写司马季主与宋忠、贾谊的对话,语言描写突出。(1分)文中反复推论,说理透辟,词锋犀利,极富个性。(1分)运用生动确切的比喻,增强了语言的形象性和说服力。(1分)(后一问4点,答到其中3点即可)
        12.请用(/)线给下面文言文中画线部分断句。(限划8处)(4分)
        “读书须知出入法。始当求所以入终当求所以出见得亲切此是入书法用得透脱此是出书法盖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言下。惟知出知入,得尽读书之法。”
        (南宋·陈善《扪虱新话》)
        答案:“读书须知出入法。【始当求所以入/终当求所以出/见得亲切/此是入书法/用得透脱/此是出书法/盖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言下。】惟知出知入,得尽读书之法。”(共9处,画对两处1分,共4分)
        大意:读书应当懂得出得来、进得去的方法。开始时应当探求如何进入书本的方法, 末了时应当探求如何跳出书本的方法。 读书透彻, 这是入书法; 灵活运用, 这是出书法。读书不能透彻, 就不知道古人的用心所在;不能灵活运用,就又被古人的言论所拘制。只有出入自如, 才算懂得读书的方法。
        参考译文:
         
        司马季主是楚国人,他在长安东市卜卦。宋忠此时任中大夫,贾谊任博士,一天二人一同外出洗沐,边走边讨论,述说先王圣人的治道方法,广泛地探究世道人情,相互慨叹。贾谊说:“我听说古代的圣人,如不在朝做官,就必在卜者、医师行列之中。现在,我已见识过三公九卿及朝中士大夫,他们的才学人品都可以说了解了。我们试着去看看卜者的风采吧。”于是二人同车到市区,在卜筮的馆子里游览。天刚刚下过雨,路上行人很少,司马季主正闲坐在馆中,三四个弟子陪着他,(他)正在讲解天地间的道理,日月运转的情形,探究阴阳吉凶的本源。两位大夫向司马季主拜了两拜。司马季主打量他们的状貌,好像是有知识的人,就以礼相待,叫弟子引他们就坐。坐定之后,司马季主重新梳理前面讲的内容,分析天地的起源与终止,日月星辰的运行法则,区分仁义的差别关系,列举吉凶祸福的征兆,讲了几千句,无不顺理成章。
        宋忠、贾谊十分惊异而有所领悟,整理冠带,端正衣襟,恭敬地坐着,说:“我看先生的容貌,听先生的谈吐,晚辈私下观看当今之世,还未曾见到过。现在,您为什么地位如此低微,为什么职业如此污浊?”司马季主捧腹大笑说:“看两位大夫好像是有道术的人,现在怎么会说出这种浅薄的话,措辞这样粗野呢?你们所认为的贤者是什么样的人呢?所认为高尚的人是谁呢?凭什么将长者视为卑下污浊呢?”
        两位大夫说:“高官厚禄,是世人所认为高尚的,只有贤能的人才能享有。如今先生所处的不是那种地位,所以说是低微的。所言不真实,所行不灵验,所取不恰当,所以说是污浊的。卜筮者,是世俗所鄙视的。世人都说:‘卜者多用夸大怪诞之辞,来迎合人们的心意;虚假抬高人们的禄命,来取悦人心;编造灾祸,以使人悲伤;假借鬼神,以骗尽钱财;贪求酬谢,以利于自身。’这都是我们认为可耻的行径,所以说是低微污浊的。”
        司马季主说:“二位暂且坐一会儿。你们见过那披发童子吗?日月照着,他们就走路;不照,他们就不走。问他们日月之食和人事吉凶,就不能解释说明。由此看来,能识别贤与不肖的人太少了。贤人的行为,都遵循正直之道以正言规劝君王,多次劝谏不被采纳就引退下来;他们称誉别人并不图其回报,憎恶别人也不顾其怨恨,只以对国家和百姓有利为己任。所以,官职不是自己所能胜任的就不担任,俸禄不是自己功劳所应得到的就不接受;看到心术不正的人,虽位居显位也不恭敬他;看到有污点的人,虽高居尊位也不屈就他;得到荣华富贵也不以为喜,失去荣华富贵也不以为遗憾;如果不是他的过错,虽牵累受辱也不感到羞愧。现在你们所说的贤者,都是些足以为他们感到羞愧的人。他们低声下气地趋奉,过分谦恭地讲话;凭权势相举荐,以利益相诱导;结党营私,排斥正人君子,以骗取尊崇美誉,以享受公家俸禄;谋求个人的利益,歪曲君主的法令,掠夺农民的财产;依仗官位逞威风,利用法律做工具,追逐私利,逆行横暴:这与手持利刃威胁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刚做官时,竭力耍弄巧诈伎俩,粉饰虚假的功劳,拿着华而不实的文书去欺骗君王,以便爬上高位;被委任官职后,不肯让贤者陈述功劳,却自夸其功,把假的变成真的,把没有变成有,把少的变成多的,以求得权势尊位;大吃大喝,到处游乐,犬马声色,无所不有,不顾父母亲人死活,专做犯法害民勾当,肆意挥霍,耗费公家的钱财。这其实是做强盗而不拿弓矛,攻击他人而不用刀箭,虐待父母而未曾定罪,杀害国君而未被讨伐的一伙人,凭什么认为他们是高尚的贤才呢?”



        相关文言文练习
        《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陈涉世家》(一)《高祖本纪》
        《司马穰苴列传》《鸿门宴》
        《高祖本纪》(二)《廉颇蔺相如列传》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史记·管晏列传》
        《陈丞相世家》(一)《陈丞相世家》(二)
        《淳于髡》原文和翻译《魏公子列传》
        《史记·袁盎晁错列传》《史记·苏秦列传》
        《甘罗列传》《史记·管晏列传》(二)
        《史记·季布栾布列传》《史记·刺客列传·聂政》
        《史记·刺客列传·豫让者》《越王勾践世家》
        《史记·韩长孺列传》《史记·滑稽列传·优孟》
        《陈章侯蔑视显贵者》《李西涯与程篁墩》
        《晋书·郗鉴传》《宋史·安丙传》
        《宋史·欧阳守道传》《隋书·杨玄感传》
        《后汉书·李云传》《清史稿·李清时传》
        欧阳修《吉州学记》张岱《余若水先生传》
        《旧唐书·裴耀卿传》《明史·张孟男传》
        《隋书·梁彦光传》《晋书·袁宏传》
        《宋史·陈师道传》辛文房《白居易传》
        《明史·孙承宗传》《北史·李苗传》
        《唐柳先生文集》后序《晋书·荀勖传》
        欧阳修《浮槎山水记》王守仁《训蒙大意示教读注》
        苏洵《谏论》《隋书·李谔传》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唐诗三百首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题库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