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柳子厚墓志铭》阅读练习及答案
        韩愈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5~8题。
            子厚讳宗元。七世祖庆,为拓跋魏侍中,封济阴公。曾伯祖奭为唐宰相,与褚遂良、韩瑗俱得罪武后,死高宗朝。皇考讳镇,以事母弃太常博士,求为县令江南,其后以不能媚权贵,失御史,权贵人死,乃复拜侍御史。号为刚直,所与游皆当世名人。
          子厚少精敏,无不通达,逮其父时,虽少年,已自成人,能取进士第,崭然见头角;众谓柳氏有子矣。其后以博学宏词,授集贤殿正字。俊杰廉悍,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史百子,踔厉风发,率常屈其座人;名声大振,一时皆慕与之交,诸公要人,争欲令出我门下,交口荐誉之。
          贞元十九年,由蓝田尉拜监察御史。顺宗即位,拜礼部员外郎。遇用事者得罪,例出为刺史;未至,又例贬永州司马。居间益自刻苦,务记览,为词章泛滥停蓄,为深博无涯涘,而自肆于山水间,其文《始得西山宴游记》中有云:“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
            元和中,尝例召至京师,又偕出为刺史,而子厚得柳州。既至,叹曰:“是岂不足为政耶!”因其土俗,为设教禁,州人顺赖。其俗以男女质钱,约不时赎,子本相侔,则没为奴婢。子厚与设方计,悉令赎归;其尤贫力不能者,令书其佣,足相当,则使归其质。观察使下其法于他州,比一岁,免而归者且千人。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悉有法度可观。
          其召至京师而复为刺史也,中山刘梦得禹锡亦在遣中,当诣播州。子厚泣曰:“播州非人所居,而梦得亲在堂,吾不忍梦得之穷,无辞以白其大人;且万无母子俱往理。”请于朝,将拜疏,愿以柳易播,虽重得罪,死不恨。遇有以梦得事白上者,梦得于是改刺连州。呜呼!士穷乃见节义。
           子厚前时少年,勇于为人,不自贵重顾藉,谓功业可立就,故坐废退。既退,又无相知有气力得位者推挽,故卒死于穷裔,材不为世用,道不行于时也。
        (节选自韩愈《柳子厚墓志铭》)
        5.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所与游皆当世名人              游:游玩,游览。
          B.例出为刺史                 例:按惯例
          C.自肆于山水间               肆:放任,纵情。
          D.当诣播州                   诣:到,往
         
        6.下列加点的字意义和用法与其他三项不同的一项是(3分)
        A.皆以子厚为师
        B.以地事秦
        C.故为之文以志
        D.其俗以男女质钱
        7.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柳宗元从小才学出众,后来名声大振,时人都敬慕想与他交往,那些权贵公卿争着要他做自
        己的弟子,众口一词地推荐赞扬他。
          B.柳宗元年轻时就科举得志,从政初期仕途顺利,可谓平步青云,在唐顺宗时期担任了监察御
        史和礼部员外郎,但此后便屡遭贬谪。
          C.柳宗元任柳州刺史期间,表现出相当高的为政才能,他关心百姓疾苦,移风易俗,推行教化
        和政令,在文化传播方面也堪称表率。
         D.柳宗元传承了先父的孝道,能够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深处逆境的他,因为考虑到刘
        禹锡有老母,不惜交换各自外放之地。
        8.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3分)
          (2)观察使下其法于他州,比一岁,免而归者且千人。(3分)
          (3)请于朝,将拜疏,愿以柳易播,虽重得罪,死不恨。(4分)

         

        答案:

        5.(3分)A(游:交往)  
        6.(3分)C(C表目的,来,连词;其他三项均为“用、拿、把”,介词) 
        7.(3分)B(柳宗元是在唐顺宗前担任的监察御史)
        8. (10分)
            (1)(3分)这之后才知道我先前不曾真正的游览过,真正的游览从此才开始。(“然后”、“向”、“于是”各1分)
            (2)(3分)观察使下达这个办法到其他的州,等到一年,免除了奴婢身份而回归自己家里的就有将近一千人。(“下”、“比”、“且”各1分)
            (3)(4分)(他)向朝廷请求,准备上疏,情愿用柳州更换播州,即使再次获罪,死也没有遗憾。(“请于朝”句式、“虽”、“恨”各1分)
        参考译文
            柳子厚,名宗元。七世祖柳庆,拓跋北魏时官至侍中,封济阴公。曾伯祖柳奭,在唐朝曾出任宰相,与褚遂良、韩瑗一同得罪了武后,死于高宗朝。父柳镇,为侍奉母亲,放弃了太常博士的任命,请求到江南去做县令。后来又因为不能迎合权贵,失去了殿中侍御史的官职,直到那个权贵死了,才重新被用为侍御史。为人以刚直著称,所交往的朋友都是当时很有名望的人。   
        子厚小时候就精锐敏捷,没有不通达事理。当他父亲还在世时,他虽然年纪轻,已经独立成人,能力考中进士,显露出超凡的气象,众人都说柳家有了个好儿子。以后又因博学宏词科考试合格,授集贤殿正字。他才能出众,端方坚毅,每有议论往往引据古今事典为证,贯通经史百家学说,识见高远,意气风发,经常使在座的人为之折服。他的名声大振,一时间人人都向往和他交游。那些公卿显要们,也争着要把他收到自己的门下,异口同声地赞誉举荐他。
        贞元十九年,他由蓝田县尉晋升为监察御史。顺宗即位后,出任礼部员外郎。这时遇上当权的人获罪,同被遣出京城做州刺史。还未到任,又一道被贬为州司马。居官清闲,愈加刻苦自励,专心读书记诵,写作诗文,如江河泛滥,湖海蓄积,其造诣可谓精深博大无有止境,但只能恣意纵情于山水之间罢了,他的文章《始得西山宴游记》中有这样话:“这之后才知道我先前不曾真正的游览过,真正的游览从此才开始。”
        元和年间,曾将他和一道被贬的人召回京城,又再次一道出京为刺史,这次子厚分在柳州。到任之初,他感慨地说:“这里难道就不值得实施政教吗?”于是按照当地的风俗,制定了劝谕和禁止的政令,赢得了柳州民众的顺从和信赖。此地人借钱时习惯用子女作为人质相抵押,如不能按约期赎回,等到利息与本钱相等时,子女就要沦为债主的奴婢。子厚为借钱的人想尽办法,让他们全都能把子女赎回去。其中特别贫穷实在无力赎取的,就让债主记下人质当佣工所应得到的酬劳,等到酬劳和所借钱数相当时,便要债主归还人质。观察使下达这个办法到其他的州,等到一年,免除了奴婢身份而回归自己家里的就有将近一千人。衡山、湘江以南考进士的人,都以子厚为老师。那些经过子厚亲自指点而撰写文词的人,从他们的文章中都可以看到很好的章法技巧。   
        当子厚被召回京城而又复出为刺史的时候,中山人刘梦得禹锡也在遣放之列,应当前往播州。子厚流着眼泪说道:“播州不适宜人居住,而梦得有母亲健在,我不忍心看到梦得处境困窘,以致于无法向母亲说明一切,况且也决没有让母子同赴贬所的道理。”(他)向朝廷请求,准备上疏,情愿用柳州更换播州,即使再次获罪,死也没有遗憾。此时正好又有人将梦得的事报告了朝廷,梦得于是改为连州刺史。呜呼!人在困窘时才最能表现出他的气节和道义。
            子厚过去年轻,勇于助人,不知道保重和顾惜自己,以为功名事业可以立见成就,结果反受其牵连而遭贬黜。被贬以后,又缺少有权有势的知己援引推荐,所以最终死于荒远穷困的边地,才能不得施展,抱负也未能实现。



        相关文言文练习
        韩愈《马说》韩愈《马说》(二)
        《送李愿归盘谷序》韩愈《圬者王承福传》
        《江西观察使韦公墓志铭》韩愈《与崔群书》
        《毛颖传》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
        韩愈《试大理评事王君墓志铭》韩愈《新修滕王阁记》
        韩愈《张万福传》韩愈《原道》
        韩愈《乌氏庙碑铭》韩愈《答崔立之书》
        韩愈《讳辩》韩愈《唐正议大夫尚书左丞孔公墓志铭》
        韩愈《祭十二郎文》《与卫中行书》
        韩愈《与李翱书》韩愈《与于襄阳书》
        韩愈《争臣论》《后十九日复上宰相书》
        《中大夫陕府左司马李公墓志铭》韩愈《柳子厚墓志铭》(二)
        《明史·秦良玉传》《治国犹栽树》
        《元史·何实传》《三国志·甘宁传》
        苏轼《秋阳赋》《后汉书·党锢传·李膺传》
        《国语·楚语》《鸿门宴》(二)
        《游敬亭山记》《李太虚》
        《钱神问对》《新唐书·吴武陵传》
        《游荷叶山记》《曹马能收人心》
        《明史·卓敬传》《魏公子列传》
        《小石潭记》(三)《旧唐书·范希朝传》
        《隋书·李景传》宋濂《送天台陈庭学序》
        归有光《张自新传》《三国志·虞翻传》
        龚自珍《明良论》《宋史·吕公著传》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唐诗三百首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题库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