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李诩《黄叔扬传》原文及翻译
        李诩
        原文
            黄钺字叔扬,苏郡常熟县人。少明敏好学。家无藏书,钺日游市肆中,见书,即借观之,或竟日不还。 
            洪武二十二年己卯,举湖广乡试,明年庚辰第进士,授刑科给事中,升户科左,又改礼科。居职封驳甚多。辛巳以父丧归。其所厚翰林侍读方孝孺吊之,屏左右密言曰:“北方不靖,苏、常、镇京师之左辅,应北之右臂也。君吴人,朝廷之近臣,今虽去,当有以教我。”曰:“三郡惟镇江最为要害,守非其人,是自撤其藩篱也。童俊狡狯,不宜独任。吾近见其奏事上前,视远而言游,此其心不可测也。苏州知府姚善忠义激烈,有国士风,必能独当一面。但仁慈有余,而御下太宽,此治郡之良才,恐不足以定乱耳。然国家大势,不在江南,必待戎马至此,亦已晚矣。”孝孺乃因钺附书于善,以忠孝相勉,期戮力王室,以济时艰。善得书,与钺相对恸哭,以死自誓。 
            钺至家,因父殡在陂上旧庐,即往居之,足迹不入城邑。有御史按部至常熟,问曰:“此有黄给事,何在?”邑中无知其家者。一老人居与钺邻,引之。御史舟至陂时方暮,秋收禾堆积村巷,路又泥淖,御史乃徒步抵其舍,钺从幕中对语移日。家人以贵客至欲割鸡具馔,钺惊曰:“岂有居丧而杀鸡礼客者耶!”卒以菜粥对食而别。 
            壬午,靖难师日促,姚善受建文君诏,总率苏、松、常、镇、嘉兴五部兵马勤王。善以书招钺,以亲丧尚在殡,请即日营葬毕事,乃可趋命。既而童俊果以镇江降。 
            文皇帝正位,诏暴姚善罪状收之。善麾下许百户惟权诈因得亲善,缚善邀赏。钺闻之恸哭,绝食,闭目三四日死,悉以家人救免。或传言善款服,上赦其罪,复瞠目曰:“吾知善为人决无二心,吾且少俟之,善事定,吾独死未晚也。脱果不死,吾将下报希直。”希直者,孝孺字也。遂复稍稍食。其年七月十日,善就刑报至。钺起,登琴川桥,西向再拜,祠而哭之曰:“吾与君同受国恩,不幸有国难,义同许身。君与希直同死国,吾忍背义独生乎?”祠毕,绐家人归祭具,遂从容整衣冠,奋身入水死。(节选自《戒庵老人》

        译文
            黄钺字叔扬,是苏郡常熟县人。少年时就聪敏好学。因为家里没有什么藏书,黄钺每天游荡在市场中,一见到书,就借来观看,有时整日不还书。 
            洪武二十二年己卯,黄钺参加湖广乡试,第二年庚辰进士及第,被授予刑科给事中一职,后升任户科左,又改任礼科。在位时驳还臣子奏章违误之处很多。辛巳年因为父丧回家。他的朋友翰林侍读方孝孺来慰问他,方孝孺摒退手下悄悄对黄钺说:“北方不太平,苏、常、镇守京师之左辅,这是应对北方的右臂啊。你是吴地人,是朝廷亲近的大臣,现在虽然离开朝廷,还是应该给我一点建议。”黄钺回答:“三郡之中只有镇江最是要害之地,如果守将不称职,这是自己撤去屏障啊。童俊这个人狡诈市侩,不适合独任这个职务。我近来见到他上前奏事,目光看在远处而言语模糊,这表明他心中有难为人知的想法。苏州知府姚善为人忠义刚烈,有国士之风,必能独当一面。但他仁慈有余,但对待手下太宽容,像这他样的治郡良才,恐怕不足以平定叛乱。然而国家大势,不在于江南,如果一定要等到北方兵马到了这里才想对策,也已经晚了。”方孝孺于是通过黄钺捎信给姚善,用忠君孝亲之道勉励他,相约并力辅助王室,渡过当时的困局。姚善得信后,与钺相对痛哭,发誓以死报国。 
            黄钺回到家,因为守父丧在水塘边修建旧屋,就前往居住,足迹不再进入城邑。有御史按规矩到了常熟,问人:“此地有黄给事,他在哪?”但是城中无人知道黄钺的家在哪里。一位老人是王钺的邻居,就给他带路。御史的舟到达水塘时天正黑下来,秋收的禾堆积在村巷里,路又泥泞,御史就徒步到达黄钺的屋子,黄钺从幕帘后跟他对话了很久。家人以为贵客到了,想杀鸡备食,黄钺吃惊地说:“哪有居丧时杀鸡待客的!”最终用菜粥对食而别。 
            壬午年,靖难军逐日迫近,姚善接到建文帝的诏书,总率苏、松、常、镇、嘉兴五部兵马勤王。姚善用信招览黄钺,黄钺因为父亲的丧事尚在出殡,请求当日营葬之事结束后,才可奉命。不久童俊果然用镇江投降了靖难军。 
            文皇帝即位后,下诏公布姚善的罪状收押了他。姚善部下有个叫许百户的因为善于权诈于是得到皇帝的亲善,许百户绑了姚善去邀赏。黄钺听说后痛哭,绝食,闭目三四日后差点挂了,幸好因为家人相救而免于一死。有人传言姚善已归服于朝廷,皇上赦免其罪,黄钺又瞪眼说:“我知道姚善为人决无二心,我们姑且等候一段时间,等姚善的事情决定后,我再死不迟。如果不死,我将下报希直。”希直是方孝孺的字。于是稍稍进了点食。这年七月十日,姚善就刑的消息到了。黄钺起身,登上琴川桥,西向拜了两次,祭祀而哭说:“我与你同受国恩,不幸有国难,以身全义。你与希直一同为国而死,难道我就忍心背义独活吗?”祭祀完毕,骗家人去归还祭具,就从容地端正衣冠,跃身入水而死。[译者:尹瑞文] 

        相关练习:李诩《黄叔扬传》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文言文
        《朝天子·咏喇叭》(喇叭)翻译 《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翻译 《墨池记》《西门豹治邺》
        《庄子》故事两则(惠子相梁,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翻译诗经《采薇》全文翻译袁宏道《虎丘记》《登快阁》简析
        《小石潭记》《狼》《过秦论(中)》和《过秦论(下)》译注《秋声赋》
        《新序》二则(延陵季子将西聘晋,宋人有得玉者)翻译《郑伯克段于鄢》《世说新语》三则(荀巨伯,庾公乘的卢马,陈太丘与友期)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状》
        《列子》二则之杨布打狗翻译误用频率较高的成语常见的成语解释常用成语易错字正确解释
        王安石《书湖阴先生壁》《齐桓晋文之事》参考翻译《琵琶行》诗体翻译《干将莫邪》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唐诗三百首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题库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