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欧阳修《上杜中丞论举官书》原文及翻译
        欧阳修
        原文
            修前见举南京留守推官石介为主簿,近者闻介以上书论赦被罢,而台中因举他吏代介者。介,一贱士也,用否未足害政,然可惜者,中丞之举动也。 
        介为人刚果有气节,力学,喜辩是非,真好义之士也。始执事举介,议者咸曰知人之明,今闻其罢,皆谓赦乃天子已行之令,非疏贱当有说,曰当罢,修独以为不然。主簿于台中,非言事之官,然大抵居台中者,必以正直、刚明、不畏避为称职。今介未履台门之阈,而已因言事见罢,度介之才,不止为主簿,直可任御史也。是执事有知人之明,而介不负执事之知矣。 
          修尝闻长老说,赵中令相太祖皇帝也,□某事择官,中令列二臣姓名□进,太祖不肯用。他日又问,复以进,又不用。他日以问,复以进,太祖大怒,裂□奏,掷殿阶上,中令色不动,插笏带间,徐拾碎纸袖归中书。他日又问,则补缀□复以进,太祖大悟,终用二臣者。彼之敢尔者,盖先审知其人之可用,然后果而不可易也。今执事之举介也,若知而举,则不可遽止。 
        且中丞为天子司直之臣,上虽好之,其人不肖,则当弹而去之。上虽恶之,其人贤,则当 
        举而申之。非谓随上好恶而高下者也。故曰主簿虽卑,介虽贱士,其可惜者中丞之举动也。 
          况今斥介而他举,必亦择贤而举也。夫贤者固好辩,若举而入台,又有言,则又斥而他举乎?如此,则必得愚暗懦默者而后止也。伏惟执事如欲举愚者,则岂敢复云;若将举贤也,愿无易介而他取也。故敢布狂言,窃献门下,伏惟幸察焉。 
                                                 (选自《欧阳修文集》,有删改) 

        译文
            (我)欧阳修从前见到您荐举南京留守推官石介做主簿,最近又听说石介因为上书谈论赦免 的事情被罢官,台中于是举荐其他官员代替石介。石介,不过是一个下层士人,任用他与否都不足以妨碍政务,不过我觉得可惜的,是中丞您的举措。 
            石介为人刚直果敢,颇有气节,勉力治学,喜欢明辨是非,实在是好义之士。当初您举荐石介,谈论的人都说您有知人之明,现在听说他被罢免了,(大家)都认为赦免是皇上已经推行的命令,不是关系疏远地位卑下的人应当议论的,都说(石介)应当被罢免,唯独我认为不是这样。在台中这个官署范围内,主簿并不是专职议事的官员,可是大凡官居台中的,必定要以正直刚强明察无畏才算是称职。现在石介还没踏进台中的门槛,就因为上书议事被罢职, 我估量石介的才干,不止可以做主簿,甚至可以担任御史的官职了。这说明您有知人之明, 而石介也没有辜负您的知遇之恩。 
            我曾经听年长的人说,赵中令辅佐太祖皇帝的时候,为了某件事需要选择官员,赵中令列出了两位大臣的姓名举荐,太祖不肯任用。过几天太祖又催问人选,赵中令又推荐他们, 太祖还是不肯任用。过几天再次催问,还是推荐他们,太祖十分生气,撕烂他的奏章, 扔到大殿的台阶上,中令脸色平静,把笏板插进腰带里,慢慢拾起那些碎纸片,放进袖中返回了官邸。过了一段时间太祖又催问,赵中令就修补好那奏章再次举荐,太祖幡然醒悟,最终任用了那两位大臣。赵中令敢这样做,可能是因为他之前确切知道这两位是可用之人,然后确实如此并且无人可以替代。现在您举荐石介,如果也是因为深刻的了解他才举荐他的,那么就不应该就此停止。 并且杜中丞您是皇上直管的大臣,即使皇上喜欢他,如果这个人没有才干,那么您也应当弹劾他并让他离开;即使皇上厌烦他,如果这个人很有才干,您也应该举荐并使他受到重用。并不是随着皇上的个人喜好或者厌恶,决定被任用者职位的高低。所以说主簿的官职虽然低微,石介虽然是个下层士人,真正值得可惜的是杜中丞您的举措。 
            况且现在罢黜石介另外举荐别人,也一定要选择贤能的人举荐。贤能的人本来就喜欢辩议,如果将他举荐进入台中,他又有进言,那还将罢黜他而另外举荐别人吗?这样一来,那么最终一定会选择一个愚笨暗弱怯懦缄默的人才会停止。我私下认为您如果想举荐愚笨的人,那我就不敢多说什么了;如果您要举荐贤能的人,恳请您不要换掉石介而任用别人。所以我斗胆说了这些狂妄的话,私下进献给您,恭敬地请您明察。    

        相关练习:欧阳修《上杜中丞论举官书》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文言文
        《卖油翁》《朋党论》(全)
        欧阳修《醉翁亭记》欧阳修《欧阳公事迹》
        欧阳修《与荆南乐秀才书》《王公神道碑铭》
        欧阳修《小人无朋》欧阳修《送徐无党南归序》
        欧阳修《答吴充秀才书》欧阳修《相州昼锦堂记》
        欧阳修《纵囚论》欧阳修《王尧臣墓志铭》
        欧阳修《资政殿学士户部侍郎文正范公神道碑铭并序》《石曼卿墓表》
        《范仲淹有志于天下》《连处士墓表》
        《真州东园记》欧阳修《伐树记》
        《释惟俨文集序》欧阳修《画舫斋记》
        欧阳修《记旧本韩王后》《资政殿大学士尚书左丞赠吏部尚书正肃吴公墓志铭》
        欧阳修《吉州学记》欧阳修《浮槎山水记》
        《晋书·吴隐之传》详细解析及翻译 《进学解》
        《朋党论》《名二子说》
        《留侯论》《木假山记》
        《超然台记》(含练习)《钴姆潭西小丘记》
        《送李愿归盘谷序》《赠黎安二生序》
        《梅圣俞诗集序》曾巩《战国策目录序》
        《柳子厚墓志铭》《祭石曼卿文》
        《祭欧阳文忠公文》《毛颖传》
        苏轼《日喻》《柳敬亭说书》
        《柳敬亭传》李清照《醉花阴》
        《鲁周公世家》《李将军列传》
        读《孟尝君传》《陈涉起义》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唐诗三百首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题库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