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史记·蔡泽传》原文及翻译(二)
        史记
        原文
            蔡泽者,燕人也,游学于诸侯小大甚众,不遇。去之赵,见逐。之韩、魏,遇夺釜鬲於途。闻应侯任郑安平、王稽,皆负重罪於秦,应侯内惭,蔡泽乃西入秦。将见昭王,使人宣言以感怒应侯曰:“燕客蔡泽,天下雄俊弘辩智士也。彼一见秦王,秦王必困君而夺君之位。”应侯闻,使人召蔡泽。入,则揖。应侯固不快,及见之,又倨。因让之曰:“子尝宣言代我相秦,岂有此乎?”对曰:“然。”应侯曰:“请闻其说。”蔡泽曰:“比干忠而不能存殷,子胥智而不能完吴,申生孝而晋国乱。是皆有忠臣孝子,而国家灭乱者,何也?无明君贤父以听之,故天下以其君父为僇辱而怜其臣子。今商君、吴起、大夫种之为人臣,是也;其君,非也。故世称三子致功而不见德,岂慕不遇世死乎?夫商君为秦孝公明法令,禁奸本。决裂阡陌以静生民之业而一其俗劝民耕农利土一室无二事力田稸积习战陈之事。是以兵动而地广,兵休而国富。功已成矣,而逐以车裂。吴起为楚悼王立法,兵震天下,威服诸侯。功已成矣,而卒枝解。大夫种为越王深谋远计,免会稽之危,以亡为存,因辱为荣。卒擒劲吴,令越成霸。功已彰而信矣,勾践终负而杀之。此所谓信而不能诎,往而不能返者也,范蠡知之,超然辟世。今君相秦,计不下席,坐制诸侯。何不以此时归相印,让贤者而授之,退而岩居川观,必有伯夷之廉,长为应侯。愿君孰计之!”应侯曰:“善。”后数日,入朝,曰:“客新有从山东来者曰蔡泽,足以寄秦国之政,敢以闻。”王召见,与语,大说之,拜为客卿。应侯因谢病请归相印。昭王新说蔡泽计画,逐拜为秦相,东收周室。相秦数月,人或恶之,惧诛,乃谢病归相印,号为纲成君。


        译文
            蔡泽,燕国人。游学四方,向所在诸侯求取官位,(都没有获得机会。)到赵国,被驱逐。又前往韩、魏,在路上所带行厨炊具又都给别人抢去了。他打听到在秦国宰相范雎因为自己保荐的郑安平、王稽都犯下重罪而心感惭愧,便向西来到秦国。蔡泽准备去见秦昭王,就(用计)先派人扬言,用以激怒秦国宰相应侯,说:“燕人蔡泽,是天下见识高超、口辩厉害的智慧之人,他一拜见秦王,秦王一定会使你窘迫而(蔡泽)定会夺取你的相位。”范雎听说后,派人召蔡泽来见。蔡泽进见,却只长揖之礼而不下拜,本来早就(惹得)范雎不高兴。等到接见后,蔡泽的态度又很倨傲放肆,范雎于是责备他说:你曾经扬言要取代我做秦国宰相,难道有件事吗?蔡泽回答说:有啊。范雎说:“请允许我听听你的说法!”蔡泽说:“比干忠心耿耿却不能保住殷商,伍子胥多谋却不能保全吴国,申生孝顺却让晋国大乱。这些都是忠诚的臣子、孝顺的儿子,反而让国家祸乱灭亡,为什么呢?是因为没有明智的国君和贤能的父亲听取他们的声音,因此天下人都认为这样的国君和父亲是可耻的,而怜惜同情他们这些臣子和儿子。商鞅、吴起、大夫文种作为人臣,他们是正确的;他们的国君,是错误的。所以,世人称说这三个人尽了忠孝之功却没有蒙受恩德,您难道还羡慕他们不遇明主而无辜死去吗?商鞅为秦孝公制法令昭示全国,禁止奸邪的根源,消除了井田制,来安定百姓的事业,统一百姓的习俗,鼓励百姓耕作,使土地发挥效益,一家不操二业,努力种田积贮粮食,平时演练军事战阵,因此军队发动就能扩展领土,军队休整就可使国家富足,功业告成,结果身遭车裂而死。吴起为楚悼王制定法令,兵力震动天下,威势令各诸侯国臣服。功业告成,可是最后惨遭肢解而死。大夫文种替越王做长远打算,解除了会稽的危难,转亡为存,转辱为荣(采用屈降计策来图谋生存,借着君臣受辱而求得复国的光荣),终于灭掉了强劲的吴国,使越国成为霸主,功业彰明而获得信任,可是勾践最终忘恩负义把他杀了。这就是所说的只能伸直而不能屈曲(能伸不能屈),只知前进而不知后退的人,范蠡明白这个道理,超然避世。现在您任秦国相国,出计不必离开座位,坐而指挥即可控制诸侯。您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送回相印,把它让给贤能的人,自己隐退而隐居山林观览流水,一定有伯夷正直廉洁的美名,长享应侯爵位。希望你仔细考虑这个问题!”应侯说:“好的。”几天之后,应侯上朝,对秦昭王进言说:“有一个刚从崤山以东来的客人叫蔡泽,完全可以将秦国的政事寄托在他身上,我冒昧地向您禀报。”秦昭王便召见了蔡泽,同他谈话后,很喜欢他,授予他客卿之位。范雎趁机托言有病请昭王允许他归还相印。秦昭王新宠蔡泽,于是授予蔡泽宰相之位,向东灭掉了周朝。蔡泽在秦国做了几个月的相国,就有人说他的坏话,中伤他,蔡泽害怕被杀,于是就托言有病归还相印,秦昭王封他为纲成君。


        相关练习:《史记·蔡泽传》阅读练习及答案    《史记·蔡泽传》阅读练习及答案(二)    

        相关文言文
        《鸿门宴》《廉颇蔺相如列传》
        《陈涉世家》《淳于髡》
        《孙膑》史记《陈丞相世家》
        《太史公自序》陈涉世家之《吴广素爱人》
        史记《吴既赦越》《高祖本纪》
        《李牧传》《鲁人曹沫》
        《项羽本纪》《史记·魏公子列传》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史记·管晏列传》
        《史记·叔孙通传》《史记·白起王翦列传》(全)
        《史记·吴起传》《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史记·高祖本纪》《司马穰苴列传》
        《廉颇蔺相如列传》(二)《史记·田敬仲完世家》
        《阿房宫赋》《廉颇蔺相如列传》
        《五人墓碑记》《报任安书》
        《蜀道难》《秦晋崤之战》
        《赵普》《指南录后序》
        《百丈山记》《张中丞传》后叙·
        《与元微之书》《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
        《原毁》《兴贤》
        《屈原列传》《六一居士传》
        《伤仲永》《江南春绝句》
        宋祁《玉楼春》《春夜喜雨》
        《荔枝赋并序》《马伶传》
        《张衡传》《雨霖铃》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古诗词大全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