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宋濂《叶秀发传》原文及翻译
        宋濂
        原文
            秀发师事吕祖谦、唐仲友,极深性理之学,以余力为文,辄擢庆元丙辰进士第。初授福州长溪簿,丁父忧而归。服除,转庆元府学教授。秩满关升循从政郎、建宁府政和令。丁母忧。服阕,调安庆府桐城丞。金人犯蕲、黄二州,桐城为邻壤,万目睽睽不相保。骑兵将迫,家人号泣求避,秀发叱之曰:“此正臣子竭力致身之日,虽死何憾?苟先去之,如一邑生聚何?”修城浚濠,日为备御计。会金人使谍者至,秀发擒之,亟斩于城门以徇。金人计沮不得近,邑赖以完。事定,制阃忌其功不自己出,上其擅斩非法。降迪功郎,俄以前事论夺。秀发退居余十年,无一毫觖望意,独愤李诚之之冤,上书讼于朝。初,诚之守蕲,蕲陷,一城士卒皆战死无降者,诚之亦望阙再拜,拔剑自刭。议者不录其忠,反咎其不能全人,故秀发不平而讼之。
            史弥远当国,人有自桐城来者,弥远以秀发事为问,其人历言抚绥安定之详,且谓:“某等得保首领至今,皆叶桐城之赐,不然已无桐城久矣。”弥远颔之,从容问参知政事宣缯,其言同。弥远叹曰:“几失贤矣!”命知高邮军。寻转承议郎。疾作,上书乞致事,特升朝奉郎。已而疾甚,力劾去贪墨吏。人劝其何自苦如此,秀发曰:“不可。吾死后,彼必残吾民以逞。”同列来问疾,整襟对坐,惓惓以究心边事为祝,无他言。其忠义出于天性,至死不变如此。绍定庚寅九月卒,年七十。
            赞曰:濂尝读国学进士王若讷记秀发桐城斩谍事,未尝不流涕而叹也。当金人陷蕲,士大夫析圭儋爵者或纳款卖降之不暇,有若秀发者,官仅一丞耳,则不顾妻子,婴城固守,法宜在所褒嘉,顾以擅斩而罪之,果何道耶?国之政如此,将何以致乎治耶?宋自是而微矣。呜呼!自古当季世变白为黑,倒上为下,若斯之类甚众,人所不能堪,而秀发安之,抑贤矣哉!
                                       (选自《宋学士全集》,有删节)


        译文
            秀发师从吕祖谦、唐仲友,极其深入地研究性理之学,用余力写作文章,庆元丙辰年(1196年)考中进士。最初任福州长溪簿,遭遇父亲的丧事回家。服丧完了,转任庆元府学教授。任职期满后经核准升为从政郎、建宁府政和令。遭遇母亲的丧事,服丧结束,调任安庆府桐城县丞。金兵侵犯蕲、黄二州,桐城县与二州接壤,众目睽睽之下不能保全。金人的骑兵将要迫近,秀发的家人哭喊着想要避逃,秀发训斥他们说:“这正是臣子竭尽全力(为国)献身的时候,即使死了又有什么遗憾的?如果我们先撤离了,那么全城的百姓怎么办呢?”于是修筑城墙、挖深护城河,每天为战备防御谋划。恰逢金人派出的间谍来到,秀发抓获了他,立刻在城门前斩首示众。金人的计划失败不能够接近桐城,桐城得以保全。事情结束后,大帅忌恨这功劳不是从自己这里产生的,就上奏朝廷说叶秀发擅自杀了金国间谍是非法的。降职为迪功郎。不久因追究先前的事被革去官职。秀发退居十多年,没有丝毫怨恨,唯独对李诚之的冤屈感到激愤,上书朝廷(为他)争辩。当初,诚之守卫蕲州,蕲州陷落,全城的士兵全部战死没有投降的人,诚之望着京城的方向拜了两次,拔剑自刎。议论的人不记载他的忠勇,反而责难他不能保全百姓,因此秀发(上书朝廷)为之争辩。
            史弥远掌权的时候,有从桐城来的人,弥远拿秀发的事向他询问,这个人遍言秀发安抚百姓安定社会的详细事迹,并且说:“我们能够活到现在,都是受叶桐城的恩赐,否则桐城沦陷已经很久了。”弥远点头称许,随口问参知政事宣缯,他说的话也一样。弥远感叹说:“差点错失贤才呀!”任命他掌管高邮军。不久转任承议郎。秀发疾病发作,上书朝廷请求辞职,朝廷特升他为朝奉郎。不久秀发的病情加重,他极力弹劾贪官。人们劝他何必这样辛苦自己,秀发说:“不可以。(否则)我死了后,他们一定会残害我的百姓而逞能。”同僚来探问他的病情,秀发整理衣襟(和他们)对坐,言辞恳切地交谈钻研的边防事务,不说其他的话。他的忠义出于天性,到死没有改变就像这样。绍定庚寅年(1231年)九月去世,享年七十岁。
            赞曰:我曾经阅读国学进士王若讷记载秀发在桐城处斩间谍的事,没有不流泪感叹的。当金人攻陷蕲州的时候,任官授爵的士大夫有的忙着叛卖降敌,像秀发这样的人,官阶不过一个县丞而已,却不顾惜妻子儿女,据守城池牢固设防,法理上应当有所褒奖,只是因为擅自处斩间谍就给他定罪,究竟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国家的政治像这样,将凭什么达到天下太平呢?宋朝从此衰弱了。唉!自古以来在变白为黑、上下颠倒的末朝,像这类情况很多,人们不能忍受,秀发却能安然处之,也是足够贤能的啊!

        相关练习:宋濂《叶秀发传》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文言文
        《送东阳马生序》宋濂《看松庵记》原文和译文
        《白侯之贤》宋濂《新雨山房记》
        《秦士录》宋濂《龙渊义塾记》
        《商於子驾豕》《申屠敦之鼎》
        《阅江楼记》《周节妇传》
        宋濂《送天台陈庭学序》宋濂《尊卢沙》
        宋濂《环翠亭记》宋濂《吴德基传》
        宋濂《送陈庭学记》原文及译文《水北山居记》
        宋濂《元故楼主簿行状》阅读练习及答案《商於子论治国》
        宋濂《阅江楼记》宋濂《游琅琊山记》
        宋濂《桃花涧修禊诗序》《春夜喜雨》
        《荔枝赋并序》《马伶传》
        《张衡传》《雨霖铃》
        《祭十二郎文》《孙权劝学》
        闻一多《色彩》欣赏《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陈情表》《项羽本纪赞》
        孙子兵法《谋攻》《非攻》
        《苏武传》《送东阳马生序》
        赵师秀《约客》《梅花岭记》
        《情采》《细柳营》
        李煜《虞美人》《寡人之于国也》
        林嗣环《口技》《晋书·吴隐之传》详细解析及翻译
        《进学解》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古诗词大全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