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蝜蝂传》原文和翻译

        柳宗元
        原文

          蝜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卬其首负之。背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涩,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

          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累也,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以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夫!

        译文

          蝜蝂是一种喜爱背东西的小虫。爬行时遇到东西,总是抓取过来,抬起头背着这些东西。东西越背越重,即使非常劳累也不停止。它的背很不光滑,因而东西堆上去不会散落,终于被压倒爬不起来。有的人可怜它,替它去掉背上的东西。可是蝜蝂如果能爬行,又把东西象原先一样抓取过来背上。这种小虫又喜欢往高处爬,用尽了它的力气也不肯停下来,以致跌倒摔死在地上。

          现今世上那些贪得无厌的人,见到钱财就捞一把,用来填满他们的家产,不知道财货已成为自己的负担,还只怕财富积聚得不够。等到一旦因疏忽大意而垮下来的时候,有的被罢官,有的被贬往边远地区,也算吃了苦头了。如果一旦被起用,他们又不思悔改,天天想着提高自己的地位,加大自己的俸禄,而且变本加厉地贪取钱财,以至接近摔死的程度,看到以前由于极力求官贪财而自取灭亡的人也不知接受教训。虽然他们的外形看起来庞大,他们的名字是人,可是见识却和蝜蝂一样,也太可悲了!




        相关文言文
        柳宗元《序棋》柳宗元《封建论》
        柳宗元《岭南节度飨军堂记》柳宗元《杨评事文集后序》
        柳宗元《观八骏图说》柳宗元《与吕道州温论非国语书》
        柳宗元《报崔黯秀才论为文书》柳宗元《晋文公问守原议》
        《伊尹五就桀赞》柳宗元《永州八记》
        柳宗元《驳复仇议》柳宗元《非国语》
        《邕州柳中丞作马退山茅亭记》柳宗元《鹘说》
        柳宗元《游黄溪记》柳宗元《先太夫人河东县太君归祔志》
        《段太尉逸事状》柳宗元《桂州裴中丞作訾家洲亭记》
        柳宗元《桐叶封弟辨别》柳宗元《复杜温夫书》
        柳宗元《愚溪对》柳宗元《王叔文母刘氏》
        柳宗元《永州铁炉步志》柳宗元《答严厚舆秀才论为师道书》
        柳宗元《谤誉》《梓人传》
        柳宗元《零陵三亭记》驳《复仇议》
        《送从弟谋归江陵序》《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
        柳宗元《宜城县开国伯柳公行状》《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柳宗元《哀溺文》柳宗元《宋清传》
        柳宗元《潭州东池戴氏堂记》柳宗元《黔之驴》
        《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捕蛇者说》
        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状》《小石潭记》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古诗词大全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 公安备案号 :3303810233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