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大全文言文大全  练习大全  作者分类


        王安石《谏官论》原文及翻译

        王安石
        原文
            以贤治不肖,以贵治贱,古之道也。所谓贵者,何也?公御、大夫是也。所谓贱者,何也?士、庶人是也。同是人也,或为公卿,或为士,何也?为其不能公卿也,故使之为士;为其贤于士也,故使之为公卿。此所谓以贤治不肖,以贵治贱也。
            今之谏官者,天子之所谓士也,其贵,则天子之三公也。惟三公于安危治乱存亡之故,无所不任其责,至于一官之废,一事之不得,无所不当言。故其位在卿大夫之上,所以贵之也。其道德必称其位,所谓以贤也。至士则不然,修一官而百官之废不可以预也,守一事而百官之失可以毋言也。称其德,副其材,而命之以位也。循其名,愫其分,以事其上而不敢过也。此君臣之分也,上下之道也。今命之以士,而责之以三公,士之位而受三公之责,非古之道也。孔子日:“必也正名乎!”正名也者,所以正分也。然且为之,非所谓正名也。身不能正名,而可以正天下名者,未之有也。
            蚳蛙为士师,孟子日:“似也,为其可以言也。”蛙谏于王而不用,致为臣而去。孟子日:“有言责者不得其言则去,有官守者不得其职则去。”然则有官守者莫不有言责,有言责者莫不有官守,士师之谏于王是也。其谏也,盖以其官而已实,是古之道也。古者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其或不能谏,谓之不恭,则有常刑。盖自公卿至于百工,各以其职谏,则君孰与为不善?
            自公聊至于百工,皆失其职,以阿上之所好,则谏官者,乃天子之所谓士耳,吾未见其能为也。待之以轻而要之以重,非所以使臣之道也。不得已,若唐之太宗,庶乎其或可也。虽然,有道而知命者,果以为可乎?未之能处也。唐太宗之时,所谓谏官者,与臣弼俱进于前,故一言之谬,一事之失,可救之于将然,不使其命已布于天下,然后从而争之也。君不失其所以为君,臣不失其所以为臣,其亦庶乎其近古也。今也上之所欲为丞弼所以言于上皆不得而知也及其命之已出然后从而争之上听之而改则是士制命而君听也;不听而遂行,则是臣不得其言而君耻过也。臣不得其言,士制命而君听,二者,上下所以相悖而否乱之势也。然且为之,其亦不知其道矣。及其谆谆而不用,然后知道之不行,其亦辩之晚矣。


        译文
            用贤能的人治理不贤能的人,用高贵的人治理卑贱的人,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所谓高贵的人是哪些人呢?是公卿、大夫这些人。所谓卑贱的人是哪些人呢?是士人、百姓这些人。同样是人,有的成为公卿,有的成为士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不能成为公卿,所以让他们成为士人,因为他们比士人贤能,所以让他们成为公卿。这就是所谓的用贤能的人治理不贤能的人,用高贵的人治理卑贱的人。
            现在的谏官,是天子认为的士人,如果高贵的话就是天子的三公了。只有三公在国家安危存亡太平动乱的事情上,没有不履行他们职责的,至于官员的废黜,事情的不当,没有不讲出他们真话的。所以他们的职位在卿大夫之上,这是他们高贵的原因啊。他们的道德一定适合他们的职位,所以贤能。而士却不这样,能够纠正一个官员的错误却不能预见其它官员的失职,能够做好一件事却不能指出其它官员做的不正确的事。符合士的品行,不能尽其才,却给他很高的职位。遵循自己的名声和名分,来侍奉君主却不敢指出国君的错误,这就是君主和臣子的区别,地位高和地位低的道理啊。现在用士来命名,却用三公的职责来要求他,他们是士的职位却接受三公的要求,这不是古人的方法。孔子说:“一定要确定名分。” 确定名,是用来确定分的方法。但是现在将这样做不是孔子所说的确定名分。不能确定自身的名分,而能够去摆正天下的名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蚳蛙作为士的老师,孟子说:“道理非常相似啊,因为他可以进言。” 蛙向国君进言而不被采纳,就应该辞去不干。孟子说:“有官位职守但无法尽其职责的就应该辞去不干,有官位职守人不能尽其职责就应该离开。”这样那么有官位职守的没有谁不负起进谏责任,有进谏责任的没有谁不恪尽职守,这样的进谏,是因为他们的职位,这才是古代之道啊!古代官员相互劝勉,百工凭着各种技艺进谏,其中有人不能进谏,就是不恭,就会受到刑罚。从公卿到各种工匠,各按其职位进谏,那么君主还有什么做不好的呢?  
            从公卿到各种工匠,都失去自己的职位,来奉承君主的爱好,那么谏官,就是天子所说的士了。我看不到他能做什么。用低职位对待他却以高标准要求他。这不是使用大臣的方法。对待自己都轻视而担当重任这不是侍奉君主的方法。不能这样做,就像唐太宗一样,大概还可以挽救,即使这样,有处理问题的方法并且了解发展的方向,果然认为是可以的吗?结果是不一定能处理啊。唐太宗的时候,那些谏官,与大臣们一起上前,所以一句话的错误,一件事的失误,可以在没有发生的时候挽救过来,不让命令已经发布天下,然后再争论不休。君主不失为君主,大臣不失为大臣,这差不多接近古代了。现在皇上想要做什么事情,大臣对皇上进言都是事先不知道的。等到命令已经发出,然后争论不休,皇上听了之后改变,就是大臣拟订命令而皇上听从,皇上不听就推行,就是大臣不能领会而皇上耻于承认过错,这两者就是君臣上下相互背离而出现危险混乱的形势的原因啊!但是这样还要去做,就是不懂得其中的道理啊。等到那些诚恳的建议却没有被采纳,然后知道后却不能实行,大概明白后就已经为时已晚了。

        相关练习:王安石《谏官论》阅读练习及答案    

        相关文言文
        王安石《上邵学士书》王安石《送孙正之序》
        王安石《委任》王安石《虔州学记》
        王安石《内翰沈公墓志铭》王安石《石门亭记》
        王安石《宋尚书司封郎中孙公墓志铭》王安石《彰武军节度使侍中曹穆公行状》
        王安石《周公论》王安石《太平州新学记》
        王安石《再上龚舍人书》王安石《田公墓志铭》
        王安石《礼论》《扬州龙兴寺十方讲院记》
        王安石《度支副使厅壁题名记》王安石《信州兴造记》
        王安石《读《江南录》》王安石《送胡叔才序》
        王安石《答司马谏议书》《游褒禅山记》

        工具导航: 在线新华字典 成语词典 反义词查询 近义词查询 古诗词大全 歇后语 绕口令 中文转拼音 简繁转换 语文网

        手机站   版权所有 在线文言文翻译器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备05019169号